杏鑫登陆

杏鑫登陆

“诶,鹏哥,你怎么才来啊,一会该迟到了。”

    孙大炮子迎上前来,手中拍打着精致的请柬。

    “嗯,进去吧。”

    两人并肩向松白大厦门口走去。

    在门口的时候还有两个看门的小马仔,看了请柬一眼,又看看孙大炮子和申大鹏,说:“炮哥,你这小马仔长得挺精神啊,是个金主儿吧?”

    “去,别瞎说,我们先进去了,一会在跟你扯啊。”

    孙大炮子怕申大鹏生气,毕竟金主儿这个词可不好听,一般都是说人傻钱多的货色,得供养着孙大炮子这种混混,要钱的时候就乖乖给钱,不然就直接翻脸。

    两人坐电梯上了顶楼,电梯门刚打开,申大鹏顿时惊叹不已,这顶楼的装潢,也太漂亮了点了吧?丝毫不比十几年后的酒店差,虽然算不上金碧辉煌,但全都是极有设计感的现代风格,配上国外的乡村风格音乐,让人耳目一新。

    “怎么样?这里还挺别致吧?我告诉你,要不是我带你来,你这辈子都上不了这个顶楼,这里向来都是朱家专门招待‘贵宾’的地方,根本就不对外开放。”

    孙大炮子特意强调了‘贵宾’两个字,还在头顶比划着大盖帽的手势。

    申大鹏自然明白,孙大炮子口中的‘贵宾’,应该就是各级的领导或者有钱人,这个地方,也就是朱家招待客人的隐秘宝地。

    走过了一段甬道,便来到了宴会厅,房间里很热闹,厅里面有一张旋转的大圆桌,正有十几个人围坐在桌子前,基本上都是带着大金链子,身上满是乱七八糟的纹身,看着应该都是县里的老大。

    有的三三两两笑嘻嘻的说着什么,有的则是瞪着彼此,嘴角泛着笑,可眼神里却满是冰冷的敌视。

    而十几个人的后面,挨着墙边的地方,三三两两站着几个人,看穿着也不是服务员,想必是这些大哥的马仔兼保镖!

    一个宴会厅里足足有几十个人,却丝毫不觉得拥挤,足可见这宴会厅的规模。

    不过,申大鹏还是没有想到,一个小小的青树县,竟然有这么多老大,平时还感觉县里治安挺好的,现在看来,平静的只是湖面,暗流始终是在水底涌动。

    “哎呀,这不是炮哥嘛,快来,坐我这里。”

   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招呼着孙大炮子,虽然叫着一声‘炮哥’,可脸上却带着几分无所谓的鄙夷。

    “辉,辉哥,您这么叫我,不是折我的寿嘛……”

    孙大炮子赶忙凑了上去,点头哈腰的给辉哥点了一根烟,又举起酒杯自罚三杯。

    申大鹏则是跟其他小马仔一样,站到了墙边,看着一群人虚情假意的笑容,彼此间称兄道弟,眼神中却闪着若有若无的阴翳,好像随时准备将对方搞死。

    宴会厅已经是风云际会,而与此同时,一辆车牌号为静c99999的宝马七系,疾驰过后猛地停在了松白大厦的正门口。

    一个身材不算高大的男人,从驾驶座走了下来,身材有些与其年龄不相符的发福臃肿,很是随意的穿着一身休闲服,脖子上挂着拇指粗细的大金链子,手上戴着劳力士的手表,看着有些像暴发户,但眉宇间却有一股子难以言明的戾气。
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