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鑫登陆APP

杏鑫登陆APP

看见申大鹏和刘宁臣回来,孙大炮子好像见到了亲爹一般,腆着脸、陪着笑,就差跪地上磕头求饶了。

    “大哥,啊不,警察叔叔,对,警察叔叔,我这什么坏事也没干,您能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了我吗?要不然,您看看先给我解开手铐,让我歇一会吧?我的腿和腰都快断了”

    刘宁臣是治安科的协警,平时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打不死小强一般的混混,大事不犯小事不断,偶尔打打群架,欺负欺负弱小,吓唬吓唬人,把他们抓进去关几天,出来了依旧死性不改,所以,他对孙大炮子没有任何同情之心。

    至于申大鹏,前天还被孙大炮子揍了一顿,自然更不会管他是否难受,反正死不了,在后面待着去呗。

    刘宁臣警车开了一道,孙大炮子就在后面求饶了一路,本来以为是要把他关拘留所里,没想到车子却开回了学校门口。

    “大鹏,这小子你到底想怎么办?”

    停好车,刘宁臣皱着眉望向了孙大炮子。

    “放了吧,一个小混混而已,把他关几天还是要出来的,这个盖世山驴逼现在要是不傻就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   说话的声音不小,明显有意说给孙大炮子听的,说完,跟刘宁臣道了声再见,便大摇大摆的进了学校。

    刘宁臣到后面打开了手铐,掐着孙大炮子的脖子,大头皮鞋揣在他的屁股上,将他踢出去老远,指着他怒目警告:“我告诉你,以后少惹事,不然我见你一次抓你一次,你要想找个免费睡觉的地方,可以随时找我”



相关文章